整形手术在脸上开四个切口把针戳进去肉捣碎再抽出

BEST SERVICE & HIGH QUALITY GROUP
2019-01-18

原本希望通过“干细胞”抗衰老项目让自己变年轻,皮肤变得更好。

没想到不久后,李娜(化名)和陈美(化名)发现自己脸上多处拱起肿块。

“我们的脸变得凹凸不平,面目全非。”

后来,她们才知道自己被“注射了只能外用的生长因子”。

两人开始了漫长的修复、手术和维权之路。

患者陈述

美容养生会所推荐打“干细胞”

后来才知被注射了“生长因子”

01患者李娜

2014年7月起,李娜开始在舒妍名媛美容养生会所做脸部和身体的美容,至今已在该会所消费3年多。由于和老板林爱花认识多年,李娜很信任对方。

  

2016年4月15日,李娜在舒妍名媛美容养生会所做完身体美容后,向林爱花询问有没有比较好的可以做掉疤痕的医院。“她给我介绍了两个医生,告诉我可以打‘干细胞’,打完以后皮肤会变好、变年轻。”

“谈好费用后,老板娘安排了肖丹媛、黄波二人在舒妍名媛美容养生会所的包房内,给我注射了当时说是干细胞的一系列药物。”李娜特别强调,是用针注射的。药物注射处是在苹果肌和太阳穴处。

李娜以6万元做了“干细胞抗衰老”项目,分别以微信转账和现金支付的方式分3次将钱付给林爱花,并出示了收款人为林爱花的4万元的微信转账记录。

“注射完一个月之后,肖丹媛还给我免费补打过一次。”过了两个多月,自己脸上开始出现像肿瘤一样的包块,最夸张的时候整个脸都变形了。

02患者陈美

从2014年开始,陈美在舒妍名媛美容养生会所做皮肤美容。

“2015年老板娘开始推荐我做微整,我花了12万元左右微整了鼻子和咬肌。”

2016年7月,林爱花推荐我打‘干细胞’,说是保证终生的,把医生叫到美容院来给我注射。”帮陈美注射“干细胞”的人是肖丹媛。药物注射处为全脸注射。

陈美以5万元做了“干细胞抗衰老”项目,微信转账给林爱花。在注射完3个月后,陈美脸部开始出现硬块和膨胀。

但是,陈美和李娜都没有看过肖丹媛的相关医师证照,“后来我们才知道,自己被注射的并不是干细胞,而是生长因子。”

维权艰难

老板娘带两人到多地做修复

患者称讨说法却被打成轻微伤

 

两人脸部出现肿块后,都来到会所找林爱花。

2016年11月22日

在会所进行了修复但没有解决问题的情况下,林爱花和肖丹媛带着李娜、陈美,到云南黛雅医院做修复手术。但修复手术并未解决问题,李娜的脸越来越严重。

2017年3月

林爱花又将两人带到了湖北襄阳做“生长肽生长因子去除手术”,海外美容整形。

“手术就是在太阳穴靠近发根的部位和下颌切开四个切口,然后把针戳进去,把里面的肉捣碎,再将它抽出来。我感觉是活生生地被割了两个小时的肉。”李娜说,手术仍然没有完全解决问题。“如果再长出硬块,我还得继续手术。”

在襄阳的第一次手术之后,李娜就再没有见过林爱花。

2017年7月26日

李娜和陈美找到林爱花家讨说法。“我们到她家以后,在门口就被她老公打了。”李娜说,自己鼻子被打骨折,在医院住了三天。李娜出示的由云南维权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《鉴定意见书》显示,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对李娜的伤情鉴定意见为“损伤程度鉴定为轻微伤”。

2017年8月5日

李娜和陈美再次到会所讨说法,又被打了。

“我让他们开发票,她也不开,后来发现会所名字也换了,变成了咪美人精致好会馆。如果他们一直这样躲着不出来,我们会考虑走法律程序,现在最希望的就是把脸治好,不要再让它无限生长。”李娜说。

  

使用生长因子后,李娜的脸变得面目全非,修复手术后仍未完全恢复

除了找林爱花讨说法,两人还投诉到工商、卫监、市长热线、消协等多个职能部门机构。

会馆回复

注射生长因子

是第三方和患者间的行为

 

咪美人精致好会馆的店长尧秀莲表示,自己在舒妍名媛美容养生会所营业时,就在里面工作了,现在这家店已经换了老板,并更名为咪美人精致好会馆。

“现在店已经被我们接手过来了,现在是加盟店,老板姓安。”尧秀莲说,现任老板接手以后,认为“会馆只是提供了一个场所,而且也没有逃避责任,会负一定责任的”。

  

尧秀莲表示,舒妍名媛美容养生会所与肖丹媛所在的第三方聚凝隆商贸有限公司(现已注销)是合作关系,针水和操作人员都是这个公司自己带过来,操作方也是他们,交易也是他们自己的行为。

事情发生后,第三方和会馆一直在找客人(李娜等人)协商,也一直带着客人到其他医疗机构做修复。“说毁容的那个人(李娜),她自己也不找第三方,就一直来我们这闹。(李娜等人)说以前的老板有钱,然后叫第三方不要出面。而这个对话,第三方已经把录音给我们了。”

  

“我带她们去了省外做修复。修复的医生说过要一年的修复期,她们没到一年的修复期,就想拿那个脸来说话,其实脸部的那个肉不会一直长的。”

尧秀莲表示,事情发生后,“她们(李娜等人)叫了讨债公司的人来,好像每个人开口要250万元。此后三天两头就过来闹,闹得人心惶惶,员工都被吓走了好多,每天的客人、营业额都受到了影响。”尧秀莲说,5月30日那天,李娜等人再次来到会馆,在与会馆工作人员争吵的过程中,还把她的头打伤了。“我去医院住了半个月,医生说会有后遗症。”

  

尧秀莲表示,自己被打的视频、(李娜等人)敲诈勒索的录音等证据,她和现任老板都保存着。但截至记者发稿前,前任老板、现任老板和第三方均没有接受采访并出示相关证据。

记者暗访

会馆店员推荐顾客去“华尚整形医院”

 

12月20日,记者以消费者名义来到咪美人精致好会馆。一位店员表示,现在的店和舒妍名媛美容养生会所是同一家,店面升级为全国连锁了,但除了老板变了,员工都没换,出国治疗。记者表示想打水光针、肉毒素瘦脸和填充苹果肌,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是美容院,不能做刺破皮肤的项目,如果想做医美项目,可以带记者去和他们合作的“华尚整形医院”,能拿到优惠价格。

“打了一针肉毒素 视力模糊两个月” 都市时报11月22日A5版

而该工作人员推荐的“华尚整形医院”,都市时报在11月22日就曝光过,华尚在没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时,给患者注射了肉毒素并导致患者视力模糊,因非法行医被卫生部门处罚。

  

该工作人员还表示,该店三证齐全,有卫生许可证、营业执照和消防方面的证照。记者提出看看相关证件时,工作人员以营业执照不能随便放出来为由拒绝,并且指着墙上挂着的一份《昆明市公共场所卫生达标目标责任书》告诉记者:“这就是卫生许可证。”

专家提醒

生长因子只能外用

 

昆明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整形外科主任王继华介绍,“细胞生长因子”是一种可以让细胞增殖、分化的活跃的细胞因子,目前只能外用,对于创面、伤口等部位起到加快愈合的效果。目前国家并没有允许体内注射生长因子。

  

“我见过有患者在下巴注射生长因子后,下巴越长越长的案例。”王继华说,如果生长因子注射到面部,可能会使组织结节过度增生,细胞无序增长,无法控制,导致面部变形,并且修复难度很大。因为生长因子注射到体内后,没有界限,很难取干净。只能尽量不刺激它,等它的活性慢慢消失。“但是注射进体内的生长因子什么时候能丧失活性,目前医学临床还没有定论。”王继华主任说。

律师说法

美容院和第三方

涉嫌非法行医和欺诈

 

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金尚江表示,根据患者的描述,目前美容院和操作的第三方涉嫌非法行医和欺诈两种行为。如果患者陈述属实,首先是美容院提供了场地进行医疗行为,属于非法行医。其次是操作的第三方用生长因子冒充干细胞,属于欺诈行为。

  

但是就目前患者掌握的证据来看,还有不全面的地方,需要进一步补全证据。另外患者还需注意的是要尽快确认后遗症的影响以及处理方式。

卫监部门执法

正在鉴定生长因子

 

官渡区卫监局表示,在接到李娜等人的投诉后,执法人员曾两次到现场进行查处。

舒研名媛美容会所负责人林爱花、法人代表张福敬均表示具体操作由肖丹媛执行,不清楚具体情况。

肖丹媛称李娜、陈美所做的为抗衰美容,使用仪器为高压雾化美容仪器,未刺穿皮肤。

目前官渡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将对所涉及生长因子做具体鉴定,官渡区卫监局将等鉴定结果出来后做进一步处理。

你接触到的医美机构是否规范,服务是否让你满意?使用的药品、器械是否符合国家标准?治疗过程中是否存在欺诈、诱导等行为?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LineID